许惠橙的视线定定地落在淡橘色图案上。

    钟定等了十秒,没见她有进一步动作,他也瞄了眼纹身,问道,“你打算看到什么时候?”

    她吓了一跳,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发愣,于是重新回到正事上。她站起走去捡了自己的羽绒服,盖在他的身上。“钟先生,你别着凉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现在看上去,突然虚弱了好多。

    “然后?”他上挑唇角。一个能把艳舞跳得和小丑舞一样的女人,他实在怀疑她能引起他的性-趣,

    许惠橙微低头,“钟先生,我跟你实话说吧。”她顿住,窥了眼他的脸色,才继续道,“我技术不好。”

    虽然她很努力地想要让客人满意,可是内心的厌恶感却抑制不了。她还观摩过教学片,试着模仿那些女人的动作。但是显然,客人们不满意。甚至有客人向会所投诉,结果她又被罚。她的生意越差,挨的打就越多,完全是一个恶性循环。

    钟定伸手拨了下她的短发,“你不是冠军么?”

    “那是……碰运气的……”乔延有两个晚上是她的客人,都是睡一觉就过去了。

    “所以?”

    “我会尽力的。”她就是给他提个醒,免得他又笑场,那她就不知如何调整状态了。

    许惠橙脱下毛衣,打了个冷颤,她穿了两件毛衣,里面的那件比较薄。

    她正要继续脱,钟定制止了。“直接用嘴。”

    她恍悟过来,心里舒了一口气,接着跪趴着俯下-身子。

    他见到她的双手也是脏兮兮的,撇下嘴,“别用手碰。”

    许惠橙赶紧收回手,交背在身后,显得很无措。她在一瞬间想起什么,快速用手擦拭自己的嘴唇,把那斑驳的红色拭去些。然后她偷偷瞄他一眼,见他没什么反应,才低头去舔那东西。

    他好心地扶了扶,方便塞进她的嘴巴。

    许惠橙有些庆幸他的尺寸。

    她看着不大,入口后,没有撑得很难受。因此,她的舌头可以灵-活地沿着他的轮廓走,自上而下,来来回回,吮-舔着。

    钟定的体内的寒气有些消散。相较于许惠橙的状态,他显得心不在焉。他在这一刻没有床上运动的心思,他的注意力还是放在出风的狭口里。而且她的技巧,真的不好。

    他俯看她。“你有点职业道德行不行?”他现在浑身都冰冷冷,反应也变得迟钝。对于她的裹弄,他感觉不大。

    许惠橙鼓包着嘴巴,抬眼看他时,眼神带着哀怨。她怀疑他那里,有问题。

    钟定哼笑,轻轻拍了拍她的脸,“继续,卖力点。”

    她累得嘴巴都酸。当鼻子磨蹭到他大腿时,惊觉他的体温似乎又降了几分。这不太寻常,她有些慌,于是牙齿轻轻磨了磨他的前端。

    这下,他终于有了刺激。

    当敏锐的知觉集聚于那一处时,钟定的寒气止住了。之前冰刀四周游走的现象,渐渐消失,他的体温也在上升。

    许惠橙这边却被吓到了。

    她嘴里那半软着的东西,已经立了起来,端部哽进她喉咙-深处,逼得她张着嘴退了一半出来。她之前还觉得他是属于器-短而粗,谁料,真的挺上后,她的嘴巴容纳不进。

    她连咳几下,喉间仍感觉到不适。

    “小茶花,继续。”钟定的欲-望来了,眼底有着暗沉的霾色,他拨开了披在身上的羽绒服,脸上的神情呈现出一种遒劲的蓄势待发。

    男人猥亵的表情,许惠橙见得多了。然而眼前的这个,让她陌生又害怕。她掩饰着自己的紧张,重新将那柱状物卷入口中。

    寒冷骤退。

    钟定此刻燃着火,一下一下地接受她的拨弄。他的眼光略过那个缺口角落,按住了许惠橙的头,用自己的速度在她嘴里大幅进送。

    许惠橙的喉咙生疼得想要呕吐,她很难受,可是被他制着,反抗不得,只能呜呜出声。她舌头本能地推拒着他,却让他更为起兴,频率更快。

    过程中,他往他的胸前捻了几下,隔着层层衣服,触感很一般。他不禁滑向她的领口,把她的一团肉拨出了内衣,掐了又掐。

    钟定无心于耐久战,在他觉得差不多了,就洒进她的嘴里,然后出来。

    许惠橙微仰着头,嘴巴累得一下子都合不上似的,嘴角有几滴浊物流下。她的喉咙太辣了,又开始咳,咳着咳着,那堆玩意儿,就被她一个吞咽动作裹进腹中。

    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