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定不喜欢和女人逛街。

    他就是过来买单的,而这个功能完全可以被信用卡所代替。

    不过,对于某些女人来说,钟定的功能远不止于此。试想,当自己所谓的闺蜜友人,挽着发福秃顶的中年大叔出现,而自己的身边,站的是一位俊逸多金的年轻男人。这一个场景绝对可以满足女人的虚荣心。

    平日里,由于钟定性格的阴晴不定,几乎没有女人敢鼓起勇气主动要求他的陪同。

    他偶尔有心情的时候,会和自己觉得还算顺眼的女人一起逛逛。

    今天他之所以跟叶筝出来,完全是因为生意上的来往。

    叶筝是书香世家的背景,由于交际圈子的单一,个性比较纯真安静,没有过多沾染社会的世俗,而且钟、叶两家也算得上有些交情。

    今天钟定陪着叶筝来逛街购物,叶筝显得很腼腆拘谨。试衣时,她询问他的意见,脸上还泛起了朵朵桃花,眸中漾着醉人的神采。

    无论她选择什么款式,钟定一律回答好,其实他完全没正眼去看那些衣服。

    他陪着她走了一会儿,就已经意兴阑珊。

    虽然同是小白兔的属性,但终归还是有区别的。譬如,有只小兔子,特别喜欢在关键时刻咬他一口。

    叶筝大约感觉到他的心不在焉,就没有再继续逛。她借口自己晚上还有课,便说要回去了。

    经过某间店时,钟定无意中往里瞥过去一眼,店内有个身影,很像那朵山茶花。

    她在和一个贵妇说着话。

    那贵妇脸上的神情,非常鄙夷不屑。

    之后,贵妇动手了。

    叶筝发现钟定停下了脚步,她好奇地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见到店内纠缠的两个女人,她有些惊诧,“怎么能打人呢?”

    钟定仍然盯着店内的动静,浮现一笑,反问道,“怎么就不能了?”

    “有什么事情,协商解决就好。”叶筝正正经经的回道,“好歹也是名店,这么扭打,真是失格。”

    钟定一直留意着许惠橙的动作。她没有任由对方欺负,起码有了反抗,虽然攻击仍然薄弱。

    在女人乙张开五个爪子攻向许惠橙的脸蛋时,叶筝“哎呀”了一声,紧张地想要进去劝架。

    钟定比叶筝的速度更快。

    他直接迈着大步进了店,将自己挽着的风衣抛过去,刚好掩住许惠橙的脑袋。

    许惠橙前一秒还以为遇到了路见不平的群众,后一秒听到他的声音,顿时如坠冰窖,绷-紧了神经。

    钟定闲闲地把手搭在她的头顶,察觉到她的僵硬,他笑得更坏,低声道,“别怕,我来了。”

    她就是因为他来了才害怕。

    许惠橙所有的视线都被他的黑色风衣所隔绝,她罩在一股淡淡的烟草味道之中,似乎完全被他的气息包围了。

    女人乙扑了个空,她被这突如其来的阵仗弄懵了。

    女人甲这时狼狈地站起来。她瞄到钟定的衣着,就晓得,这个男人不简单。见他护着许惠橙的模样,似乎很是亲昵,女人甲便以为,钟定是包养许惠橙的金主。甲很是愤慨这种仗着姿色傍富人的行径,她说话不留情面。“这个三-陪女,偷了我的耳环。”

    “是么。”钟定笑容可掬,望着甲的眼神暗藏尖刀,“证据呢?”

    于是甲又把之前的来龙去脉重复叙述了一遍。

    钟定没仔细听,当甲在控诉许惠橙道德败坏时,他把风衣掀了起来,低头唤道,“小茶花?”

    许惠橙乍见他,有些惊愕,然后她赶紧低下头,细声道,“钟先生……”

    他宠溺般地捏捏她,“赚大钱了?跑这儿来打扮自己。”

    她摇摇头。对于他的举动,她很惶恐。她不喜欢他的亲密,因为那都不是好兆头。

    甲在那说得口干舌燥,回头一看,这对男女根本没有听她讲,她更加气愤了,嚷嚷着,“总之,我要搜身。”

    闻言,钟定眉眼上挑,“你敢给她搜身,我就敢扒了你。”

    这话一出,气势立现。

    甲和乙惊疑地面面相觑。

    旁边的导购员和导购经理,无话可说。钟定是高级贵宾客户,他们要是再帮着甲乙她们,那就损失大了。

    叶筝听着钟定的话,心情很微妙。她刚刚以为钟定是乐于助人,谁知,他和这个据说是“三-陪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