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惠橙把毛衣、保暖内-衣都掷在沙发上,转眼看着男人,“开始么?”

    他的眼光在她的身段上浏览,让她有了自卑的心理。他是宽肩窄臀的体型,而她不是前-凸-后-翘的曲线。

    他打量了一圈,视线回到她的脸上,“不卸妆?”

    她轻点头,“一般不卸。”不过是买和卖的关系,也不会有脸部的亲密接触,所以她宁愿顶着这浓艳的妆去工作。

    他也不勉强,说道,“我不需要全套服务。”

    许惠橙松了口气。她刚刚话是这么说,其实自己还没试过全套的。以前她觉得这些太恶心了,和客人也直接说明不提供此项服务。这几个月,因为生意冷淡,她怕武哥发怒,于是不得不以此为噱头。不过,客人们都说不玩那种,所以她一直没有实战过。

    男人看出她的心情,笑道,“既然不愿意做这个,那就别说出口。”

    许惠橙讪笑,“顾客至上。”

    他从中空的客厅去望掩着窗帘的二楼,“去那里?”

    她顺着他眼光看去,赶紧摇摇头,她指着旁边的矮床,“在这里做的。”

    他反而更好奇上面的小房间了,“不是顾客至上?”

    “上面都没收拾过,很乱的。”

    “没关系,野地方更放得开。”他即便说着这种话,笑容还是很和煦。

    许惠橙无措。她以前也遇过对矮床不满意的客人,可是却没人提出要上二楼。毕竟客厅她收拾得都还算干净,大部分客人都愿意在这里完-事。她只能强调,“那里真的很乱的。”

    “我说了没关系。”他说话间已经要往楼梯走去。

    她立即上前拦住他,语调微急。“这位先生,我只在这张床上工作的。”

    他低头看她拉他的手,“那上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那是我私人的地方。”许惠橙双手紧拽他的手臂,想强硬起来,可是想起他今晚帮自己完成了酒水费的任务,气势又弱了。

    他就这么静静看她一会儿,才用另一只手去掰她的手。“好了,我不上去就是。”

    她自觉松开他,回到正题,“那我们开始吧。”

    他顿了下,摇头。“我现在没什么兴趣了。”

    许惠橙惊了。

    他笑笑,暗藏伤感。“我以为可以借此忘记女朋友,可是真到了这个时刻,却不行。”

    她明白了,于是拾起保暖内-衣套上。她心里有些欣慰,大概是因为她觉得他应该是洁身自好的男人,而他没有让她失望。

    许惠橙把衣服重新穿好,见他一动不动,疑惑不解,“先生?”

    他无奈了,“我的衣服都脏了。”

    “我这……没有男士的衣服……”

    他梳了把头发,“这样吧,我先在这住一晚行不行?”

    “啊?”她更加惊讶了。

    “过-夜费我照付的。哦,不,给你十倍。我打电话让店里明早给我送套衣服过来。”

    许惠橙看着他赤-裸的胸膛,虽然室内开了暖气,可是远不是夏天的温度,如果没有运动,他这样很容易感冒。她望着他,犹豫几秒,点头答应了。

    “谢谢你。”他真诚道谢,然后去浴室收拾了自己的旧衣服出来。

    “那……你就在这里休息吧,我去楼上。”她已经穿戴整齐。

    他微笑点头。

    许惠橙上楼锁了门锁,然后进浴室卸妆、洗澡。穿着棉睡衣在床上躺下时,她悄悄掀开窗帘去窥视楼下的客厅。

    那个男人已经熄了灯,等她适应了黑暗后,隐约看到他的轮廓。

    她以前也接过只聊天的生意,但都是纯情的大学生。这个男人不知是看不上她这种姿色的,还是真的对女朋友忠心不二。

    她宁愿相信后者。她所待的世界已经太黑暗,她内心渴望童话故事的净化。

    许惠橙重新遮好窗帘。

    晚安,温暖先生。

    ----

    许惠橙这个晚上睡得很沉。

    翌日,她醒来后第一个动作就是去掀窗帘,却发现温暖先生已经不在那矮床上。她把整个头探出去看,客厅里都不见他的踪影。

    她心里咯噔一下,突然害怕他是不是有什么别的企图。

    她急忙穿上衣服下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