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惠橙当天就逃离了钟定的家,她回到自己的小窝,蒙头就睡。第二天才回去会所拎自己的手袋。

    妈咪听到许惠橙在会所,赶紧过来叮嘱。“山茶,钟先生那里,你可千万不能再得罪了。”

    许惠橙差点想说,其实她没得罪他。但是她最后也只“嗯”了一声。

    “你先好好休息。等过完这几天日子,大把的客人排队等着你。”妈咪评估着许惠橙的打扮,还是不满意,“我给你派个造型师。你很有潜质,就是品味太土。”

    许惠橙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深吊带,搭配短裙,她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妈咪,姐妹们都这么穿的。”

    妈咪皱眉,“你的这件,一看就是便宜货,料子这么差。”

    许惠橙语塞。

    “你现在是要陪大客户,包装好自己,以后就走高级路线。”

    妈咪念念叨叨的,许惠橙只是虚虚地应答着,一口一句“谢谢妈咪”、“我会努力”。

    妈咪没有待太久,她很体贴似的,让许惠橙回家休息。妈咪没有询问许惠橙被钟定带走后,有没有遭到虐待之类的,她不关心这个。反正,许惠橙活着回来了,可以给会所赚钱就行。

    许惠橙出了会所后,就卸下虚伪的面具。

    途径一家商店时,她向橱窗的玻璃望了望。

    她的这张脸或许不是妈咪所说的那么花容月貌,只是选秀冠军的头衔,让众人跟风哄上。

    她很恐慌这种得宠,她怕武哥更加不会放她走。

    这个世界,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许惠橙在家休息了三天后,接到会所的电话。

    朱吉武回国了。

    ----

    妈咪对朱吉武这个老板,也是摸不透的。

    按理说,许惠橙是他带进来的,那么他应该知道她那夸张的浓妆下是怎样的一张脸。

    可他从来不提,由着她去接待那些平庸的客人。

    一旦许惠橙没有完成月任务,他就暴躁如雷,抽出鞭子往她的身上挥。

    妈咪曾经见过那个场面。

    她当时在和朱吉武汇报月度业绩,说到许惠橙不过关,朱吉武立即眉毛一揪,“去把她给我喊过来!”

    许惠橙刚进来,朱吉武就把鞭子甩了过去。之后任她如何哭叫求饶,他都不手软。直到他觉得气消了,才让人带许惠橙出去医治。

    这么几次后,妈咪才知道,那鞭子是特制的。许惠橙身上的伤口不算深,但是很疼。

    想想也是,如果留下了疤痕,那就更加难卖高价了。

    妈咪不清楚朱吉武和许惠橙究竟是什么关系,她看朱吉武非常厌恶许惠橙。

    后来,别的几个小姐被朱吉武的鞭子抽打得遍体鳞伤。那些伤口,远比许惠橙的重得多。

    妈咪在风月场所打滚了二十几年,不能打听的事情,她绝不多嘴。朱吉武对许惠橙如何处置,妈咪都袖手旁观。朱吉武从来没有提及过要特别关照许惠橙,妈咪也就只把许惠橙当成会所的普通小姐。

    这次的选秀,妈咪建议让许惠橙上台时,朱吉武很爽快答应了。

    妈咪当时想,也许真的是自己多虑了。朱吉武和许惠橙之间,应该没有什么纠葛吧。

    妈咪在会所等着朱吉武的到来。她吸了口烟,瞄向坐立不安的许惠橙,说道,“山茶,你在比赛的表现,武哥很满意。”

    “是。”许惠橙的脑中一片空白,思维呆滞了。

    旁边的康昕见到许惠橙那模样,有些同情。她听说过,许惠橙经常挨武哥的鞭子。

    康昕斟了两杯热茶,先给妈咪端了过去,另外一杯,她递给许惠橙。

    许惠橙嗫嗫地接过,“谢谢。”

    之后妈咪和康昕在说什么,许惠橙都听不进去。她浑身冰冷,惊恐着武哥回来会大发雷霆,拿她出气。她衷心祈祷时间可以过得慢点。

    可惜,朱吉武很快就抵达会所了。

    他穿着大风衣,剑眉虎眼,神情比外面的北风还冷。

    妈咪艳丽一笑,“武哥,您辛苦了。”

    “嗯。”朱吉武目光如炬,盯着后面头都不敢抬的许惠橙,话却是向妈咪说的,“进去说。”

    一行人到了他的休息室。

    妈咪先和他汇报着这个月的生意,他听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