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惠橙在花季雨季时期,忙着帮家里干活,没有过少女心思。后来辗转社会,历经冷暖,她的心态更为卑微。

    以前有个姐妹,心仪一位客人,天天与他欢-爱,结果不小心怀上了。那男人自然不肯负责任。姐妹去了一家私人诊所堕-胎,估计是医生处理不当,从此落下了病根。

    后来某天,姐妹和许惠橙提起这事,说道,“我身体本来就不好了。当时去大医院,医生不肯给我做。”

    许惠橙震惊不已,“那你怎么还要冒这个险?”

    姐妹听到这话,笑了,那笑容心酸又无奈。“生下来,也是苦了孩子。没有父亲,还有个妓-女妈妈,你让这孩子能过得好么?”

    许惠橙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她喜欢孩子,可是却没有思考过,自己能不能给予孩子幸福。她还天真地以为,母爱就是一切。

    姐妹呼了一口气,透过窗户眺望远处的天空,“还不如让他再投胎,选个好人家。”她顿了下,变得有些哽咽,“希望他不要怪我。”

    “他不会怪你的……”许惠橙只能这么安慰。

    她也是在那一刻,才恍然明白,自己早已经不配当母亲了。妓-女的身份不止会伴随着她,还有她的孩子。

    ----

    田秀芸走后,许惠橙又回到了和钟定独处的恐惧中。

    她坐在床上,望着那道门好长一段时间,听外面都没有动静,她想钟定应该不会过来,于是轻轻过去把门上锁。

    锁了门,终于安心了些。

    许惠橙去完卫生间,就回去床上重新躺着。

    她侧身望着窗外的暖阳,任思绪飘荡千里。

    如果有生之年,能有一个自己的孩子……

    这时,她的脑海中忽然晃过乔延那玉立的身影,她脸上一热,随后很快打断自己的妄想,自言自语道,“许惠橙,你配不上他。”

    生孩子什么都还太遥远。她的一切美好愿望,都是设立在一个前提下,那就是离开这个行业。而这一项,已经是困难重重。

    胡思乱想之中,许惠橙最后扛不住病症的疲乏,睡了过去。

    之后再醒过来,是因为饥饿。

    钟定没有给她送食物过来。这也在预料之中,他的早餐就只有他个人的份量。换而言之,他根本没有准备她的餐点。

    许惠橙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多。她都讶异自己睡了这么久。

    走出房间后,没有见到钟定,她就有些为难了。

    她很饿,可是不敢乱动他的东西,生怕吃他一个苹果,他都要她赔个几千几万的。她钱包、手机都留在会所里,也无法出去买东西。

    许惠橙在客厅的沙发坐了一会儿,胃开始隐隐作痛。

    她望了眼楼梯,犹豫着要不要尝试去叫他。

    只是,他这人,阴晴不定的。或者说,她就没见他有晴朗过。

    她又继续坐了十几分钟,胃部的反应渐渐加大。也有可能是因为她吃了药后没有任何进食,所以感觉更为乏累。

    最后许惠橙鼓起勇气,走到楼梯口,轻唤了一声,“钟先生?”

    楼上很安静。

    她踏上三个步级,“钟先生,你在吗?”

    依然无声无响。

    她退了两级,又犹豫了一会儿,重新踏了上去,直到中间平台,“钟先生,你在吗?”

    终于,楼上传来懒洋洋的一句,“招魂呢。”

    当钟定修长挺拔的身影出现在二楼楼梯口时,许惠橙又慌了。“钟先生,下午好。”

    他语带讥讽,“我以为小茶花要躲在房间里永远不出来了呢。”

    “钟先生。”她试探地问道,“我……能借你的厨房……找点东西吃吗?”

    钟定居高临下俯视她,反问道,“如果我说不能,你打算如何?”

    许惠橙噎住了。她能如何……她什么也不能。

    他笑得阴影重重,“小茶花,你胆子够的啊,在我家,敢给我锁门。”

    这下,她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他了,她给他鞠躬道歉,“钟先生,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你的每一笔账,我都记着。”他慢悠悠地,一个步级一个步级地走下楼梯。

    许惠橙连连后退,直至背部紧贴住墙。她惊慌地望着他越来越近,最后把她包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