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定望着许惠橙那面无血色的模样,笑意盈盈,仿若关切,“身体好些了?”

    许惠橙颤着唇,声音隐隐发抖,“钟先生,早……”她不知道为何自己会在他的家中,她记得似乎是梦见乔延了。

    果然,美好的,都只是梦。

    她僵在原地,看着他走过来,心里挣扎着要逃离。她仿佛看见他的背后有一双暗黑的翅膀,张牙舞爪地罩向她。她慌了,行动先于理智,竟然真的拔腿就跑。

    他的速度比她更快,如豹般擒住她的手臂,抓握的力量让她整条手臂都几乎麻掉。

    “小茶花,你真会给我惊喜。”他随手一甩,将她扔到墙上,阴笑道,“这是你第二次逃跑,你听过事不过三么?”

    她的背部狠狠撞到壁画,那凹凸的画框烙得她一阵尖锐地疼,“钟先生……”

    “听着叫得真好听,心里呢,嗯?”他抓着她的手往自己的心口摸,笑得让她又惧又怒。“小茶花,你是不是想着什么时候能往我这捅一刀?”

    许惠橙瞪大眼,泄露出心中的悲愤和惊慌。她憋着气,使劲想要缩回手,却比不过他的劲力。挣扎之中,她突然攥起拳头,用指关节去刮他的胸口。狠狠地刮。

    “生气了?”钟定声音越轻,越是让她齿寒。他张开手掌,一把包住她的拳头,“不自量力。”

    许惠橙震了震,在此刻,她被他的这四个字带回了现实。

    的确是不自量力……她居然妄想反抗他。她眼里的愤怒,渐渐被一种认命的无奈所取代。和一个客人撒脾气,真是要不得。

    她调整自己的呼吸,稳住情绪,轻轻贴近他的胸膛,柔柔软软地道,“钟先生,我会听话。”

    “这句话我听腻了。”他话中的讽刺意味十足。

    许惠橙虽然愤慨又恐惧,却无可奈何。她伸手探向他的腰,在即将碰到时,停顿了下,然后她才真的去搂他。“我真的听话。”

    “放开。”钟定的笑容变得冷淡,他扯开她的手,带着警告的严厉,“没经过我的同意,别碰我。妓-女小姐。”他的重音在最后四个字。

    许惠橙一怔,赶紧把手缩回来。“对不起。”她早知道,他嫌她肮脏。

    钟定被她刚刚的碰触,搅得不愉,转身走到客厅的沙发坐下,说话的语气也冷冰冰,“听话,那可得真的听才行。”

    “真的。”她喃喃着。

    “那我让你陪我几个朋友,你也乐意了?”

    “是……”她只能这么答应。因为她就算拒绝,他也不会听。

    “真是乖。你要让他们满意了,那钱就是撒着来的。”钟定假笑,“小茶花,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昨晚要不是我,你就躺那地上见阎王去了。”

    “谢谢钟先生。”

    许惠橙很不解,他为什么要救她。

    她已经很顺从他了,可是很背运,总往他的枪口上撞。她曾经觉得乔延很好看。然而到了钟定这里,她只见到了恶魔。

    大概,相由心生就是这么来的。

    钟定一边把玩着失而复得的打火机,一边盯着她看。

    她的眼睛,刚刚还闪着亮光,现在又是一片死潭深渊。

    他不说话。

    她也不吭声,站在原地垂头等候他的处置。

    突然传来的敲门声打破了室内的静寂。

    三下,不轻不重,很有频率。

    钟定的视线从许惠橙身上移开,回到打火机的机身。

    门外有人用钥匙开门,进来见到客厅的两人,她愣了下,恭敬问好,“钟先生,早安。”

    许惠橙微微抬眼往门的方向飘去一眼。

    来人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推着餐车。她把食物一一摆放在餐桌上,“钟先生,请用餐。”然后就离开了。

    钟定过去餐厅,迳自坐下,并没有招呼许惠橙。他悠哉悠哉地吃着丰盛的早餐,完全无视仍在病中的她。

    许惠橙在墙边站着,也不敢走,就怕他又扣个莫须有的罪名上来。她其实很饿,昨晚没吃多少,醉酒后又吐了一轮,现在胃里空空的。

    好在,钟定吃东西,很安静。如果他故意制造大吃大喝的声响,她会更饿。

    许惠橙静静地看着窗外的阳光。

    她就是想活下去,可是为什么走一步都会扯着疼。其实她很抗拒在这行业里得到很高的评价。不过卖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