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惠橙出门前还是自己化的妆,虽然没有抹太厚,但是效果仍然比较不堪。

    妈咪见到了,恨铁不成钢般的恼火,“活该你以前生意那么烂。”

    许惠橙讪讪的,“我在学……”不过,她似乎没有这方面的天赋。

    妈咪也没有时间再训话,她喊了一个姐妹,帮许惠橙草草上了淡妆,然后就吩咐许惠橙赶紧去乔凌那边。

    许惠橙去到那包厢门前,深呼了一口气,然后才敲敲门,扭开锁。

    里面烟雾弥漫,只见三三两两的人影。乔凌倒是坐在挺显眼的位置。

    许惠橙这一开门,嬉笑中的男男女女没有留意到。她主动地走向乔凌那边,妩-媚道,“乔先生。”

    他转过头来,挂着浪-荡的笑容,“冠军,你可来了啊。”

    乔凌扫扫旁侧的女人。

    那女人便乖乖地挪开位置。

    许惠橙拽拽自己的裙子,然后才坐到他的身边。

    乔凌一把揽住她的腰,大掌在那揉-捏,力道凶得差点让她痛叫。

    她不得不咬牙,勉强维持微笑。

    “钟定。”乔凌出口的两个字,已经让她心中一紧。“来看看,这可是最近一季的冠军。”

    许惠橙稍转视线,就见到了角落里的钟定。

    他慵懒地倚在沙发上,因为灯光的倒影,看不清究竟怎样的表情。

    可是她记得他那诡谲的笑容。

    钟定夹下烟,勾起了嘴角,直直望向许惠橙。

    “如何?”乔凌拍拍许惠橙的脸,炫耀似的。

    “就那样。”钟定回完这句,移开了视线。

    许惠橙被乔凌捏得实在是疼,她往他的胸膛挤,想避一避他的手劲。他却捏得更狠。

    她眼泪都要出来了,忙开声道,“乔先生,我们来喝酒吧。”

    “嗯。”乔凌在她的肩上咬一口,终于放开她,“如果你身材再好点,那我昨晚肯定砸下你。”

    许惠橙听了这话,反而庆幸自己的发福。

    他端起酒杯,“不过冠军么,我还就想试试味道怎样。”

    她娇笑着扶他的手臂,“谢谢乔先生照顾我的生意。”

    乔凌在不疯癫的时候,还属正常。除了时不时会拍、捏、打、掐之外。

    她心里再苦,表面都得笑。

    中场时,这几个公子哥儿拉着小姐们划拳喝酒。有一两个听到许惠橙是新冠军,眼冒绿光,拎着酒杯过来让她陪喝。

    那两个男人的意图,她一清二楚。男人甲的爪子都伸到了她的大腿上。

    其实想想,这些男人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不过就是贪图她新得的头衔,日后好去吹嘘。如果她还是以前那个普通级别的小姐,他们估计看都不会看一眼。

    许惠橙被逼着灌了将近十杯的白酒。她很难受,分不清是胃痛还是腹痛,又或者是头痛。浑身都痛。

    也亏得她有些酒量,不然早扛不住了。

    她撑着身子站起来,口齿不清说道,“去……吐……”

    甲扶了她一把,她呕呕几声,吓得他赶紧收手,生怕她真的吐到他身上。

    许惠橙摇摇晃晃地,这抓那攀,才拖着跌着,到了包厢的洗手间门口。

    她去拉门把,手很无力,向前时,头还磕到了门上。

    “疼……”她神智模糊,想摸自己的额头,却因为没站稳,又撞了下。她呜呜地道,“还是疼……”

    她努力睁着眼望向门板。

    这时,许惠橙完全忘记了自己来这里是想干什么,她开始拍门。“妈妈……我疼。”

    一只手拍,两只手拍。“开门,我要……嗝……回家……”

    门板纹丝不动。

    她开始用肩膀去撞,“妈妈……我疼。”

    她真的好疼,哪儿都疼。

    她好冷,她想回家。

    ----

    钟定在洗手间和女伴正是狂烈彪悍的时候,门外就传来一下一下的拍门声,有人哭着叫“妈妈”,还嚷嚷着要回家什么的。

    他没搭理。

    女伴扭动着纤腰,痛苦又快乐,双手在他半敞衬衫的胸-前乱摸乱抓。

    门外的哭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