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女人的价格,乔凌心里有一把秤。许惠橙就算容貌过得了关,但在身段方面欠佳,他不可能给她飚太高价。

    上次之所以给她二十万,是因为他赢回来的钱远远不止这个数。

    这次竞她三个回合,他觉得可以到此为止了。况且,今天包不了她,等过了比赛的限制期,一样可以买她。就是时间上推迟些而已。

    他好奇的是,不知道对方什么来路,居然肯为许惠橙砸重金。

    乔凌又望了望台上,然后耸耸肩,重新抱回女伴。

    他刚刚也是过于较劲了。

    其实这个活动,精彩的好戏都在后头,男人们没有必要在这个环节就竞价。接下来,女人们会有脱-衣表演,再来,就是几近全-裸的走台。大部分男人,最期待的无非就是这样的节目。

    只不过,乔凌今晚是看不到许惠橙的脱-衣舞表演了。

    ----

    女人们亮相完毕后,主持人就咧着嘴,神秘兮兮地说要公布初次的竞价结果。

    台下的男人大多都是敷衍的鼓掌。

    第一轮竞价的客人还是极少数。毕竟女人们裹着衣服,他们只是过了过眼而已,谁知道这裙子下面遮住的是不是大粗腿。

    公布的结果显示,仅有三个女人是有竞价的。其中包括许惠橙。

    她自己都非常意外。在场的都是精挑细选的红牌,除了她。她出场后,就是一个劲地笑,话都没几句。原来也有客人好她这类型的。

    虽然她的价格没有公开,可是她已经很欣慰了。毕竟接下来的艳-舞表演是她的弱项。

    根据比赛的规定,既然她有了客人竞拍,那么她就不能再免费为众人表演了。因为,她现在是有价码的。

    那三个女人退了舞台。

    许惠橙下了后台,往回走了一段路,听到舞台那边传来一阵热烈的掌声和喧闹。

    如果没有客人竞拍她,那么她也会像剩余的参赛者一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引-诱-男人。而她本来的打算是随便扭几下,然后就快速脱衣。她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才艺,更不想跳一场舞就把客人全吓跑。

    三个女人回到休息室时,妈咪早已在里面候着,她妖娆多姿走过来,“你们都干得不错。”

    说完,她特意殷勤地挽起许惠橙的手,宛若姐俩好的亲密,“山茶,你可真是好运气啊。”

    许惠橙莫名,静静等待下文。

    妈咪瞧着许惠橙的脸,越看越满意似的,“我就知道,你会红的。”

    许惠橙惊讶了。

    “山茶,你才刚出场呢,就有两个客人争着抢了。”妈咪喜形于色,“这价格比谁都高。”

    闻言,许惠橙迅速瞄了下其他两个女人,她摆低了姿态。“谢谢妈咪的指导。”

    妈咪大笑,“反正呀,你们先待着,等等看还有没客人更高价的。”

    三人都点头答应。

    妈咪离开后,女人甲拉过椅子坐下,点上一根烟,朝许惠橙说道,“你倒是一匹黑马,没经过初选就直接决赛了。”

    “运气好而已。”许惠橙真的是这么认为的。

    女人甲笑,“真好。”

    “我去休息一下。”许惠橙无意炫耀,她说完就进了自己的休息间。

    她和甲,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

    甲和会所里的小姐们不同,她是高级小姐。她有美貌、有学历、有工作,在社会上算是小资一族。她接待的客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而且,她一年中只干几个月。

    许惠橙曾经不理解甲的心态。后来,她见得多了,才知道金钱的诱惑有多大。

    许惠橙一直在休息室坐到选秀结束,都仍是那个竞拍者。

    期间,女人甲的男主顾倒是更换了好几个,他们争先恐后为她抬价。甲借此找回了自信。然而,到了最后宣布比赛结果时,甲又不平衡了。

    许惠橙才是冠军。

    她的竞价者保持不变,是因为那数字,其他客人追不上。

    ----

    乔延今天出来时,又习惯性往食街那里走。他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明明什么都找不到。

    他在街上漫无目的,和一对对情侣擦肩而过。后来,他停驻在校门口的路灯处,望着来来去去的人群。候了十来分钟,他什么也看不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