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咪仔细端详着许惠橙的容貌。

    去了米糊般的劣质妆粉,许惠橙的这张脸堪称出水芙蓉。她不是主流的立体尖廓,鹅蛋脸,内双眼,显得古典而婉约。

    许惠橙是朱吉武带进来的,妈咪没有审核过素颜。后来见许惠橙的业绩平平,妈咪也不太过问,她都是直接汇报情况给朱吉武。

    妈咪没料到的是,许惠橙居然是个美人儿。

    “山茶,你这么久,都干了些什么啊!”妈咪很痛心,觉得这些年错失了无数挖金的机会。她原来还纳闷为什么乔凌和钟定都指名要许惠橙,现在想想,应该是他俩识穿了这其实是个真美人。

    妈咪暗叹技不如人。

    许惠橙没反应过来,“妈咪,我化妆不行……”通常她是抹一层厚厚的粉底,然后往上描粗线。她把握不准力道,粗细不匀,而且晕妆厉害,没多久就脏了。

    “那就不要化!”妈咪板起了脸。“谁不是把自己打扮得活-色-生-香的,你倒好,好好的漂亮脸蛋儿,涂抹得跟小丑似的。”

    许惠橙愣了。

    她打小就有个小名,叫“丑丫”。父母都是“丑丫”“丑丫”地叫,一直到长大,都还是这个名。后来沦落到风尘之地,她在众多时尚美女中,更加不出彩。而且,姐妹们去医院打针、整容,都是往大眼睛、尖下巴的路线走。所以,许惠橙一直觉得自己的长相很普通。

    她又看了看自己,还是没分辨出美或不美。

    妈咪的视线也飘去了镜子中的人影,她心思转了转,突然生出个主意。会所在平安夜的晚上,要举办一场选秀比赛,来的可都是贵宾级的客户。本来已经挑选了十来个得宠的美女参加,如今见到许惠橙的真容,妈咪就有意破格推她上去。

    这想法是有了,妈咪还不敢自己下决定,打算和朱吉武商量再说。

    妈咪给许惠橙化了个淡妆,出来的效果,简直换了个人似的。临走前她交代说,“山茶,你自己好好学习学习,争气点。”

    “好,谢谢妈咪。”

    许惠橙望着镜中那个自己,怔怔的。

    她喜欢铺厚粉,因为那是一个面具,她恨不得能换一张脸去面对现在这个龌-龊的环境。她希望以后回家乡,好好过下半辈子,可是又害怕有朝一日,别人会认出她。所以她拼命往自己脸上堆粉。

    而今这淡妆,无疑是把她完全暴露了。

    她挑着化妆品,用化妆刷往自己脸颊扫,没一会儿,又是粗糙的妆容。

    她觉得这个模样看着比较有安全感。

    ----

    妈咪和朱吉武商量后,决定把许惠橙捧上选秀舞台。她电话通知许惠橙时,语气还是比较和蔼。“山茶,你可要加油。如果被谁相中了,一年的钱一下子就赚来了。”

    许惠橙懵了,“妈咪,我不会……”她记得去年的这个比赛,都是高学历的美女。

    妈咪撇下嘴,“这有什么会不会的,伺候客人,你都是老手了。”

    许惠橙还想说自己没有才艺,可妈咪不耐烦了,说道,“我和武哥报备过了,你要有意见,问他去。”

    许惠橙哪里敢去惊动朱吉武,最后只能妥协。

    康昕得知许惠橙也要去比赛,有些意外,但没有详问。

    反而是许惠橙向康昕请教选秀的事。譬如,要比什么项目,如果没有被客人点名,那么会不会被惩罚。

    康昕失笑,“就是走走台。你以为是真的选秀?”说白了,比的不过是谁能讨男人的欢心。

    比赛的输赢许惠橙并不在乎,反正她是赶鸭子上阵。她担心的是另外的,她小声问,“那……如果没有客人要……妈咪会不会生气?”

    “努力吧。”康昕只能这么说。

    “好的,谢谢。”许惠橙听出来了,她如果不卖出去,会有麻烦。“我们都努力。”

    她忽然想到,钟定不知道会不会过来。她祈祷他不要来。

    平安夜那天,钟定确实没有出现在会所。

    这和许惠橙的祈祷无关。

    乔凌提前到了贵宾包厢。

    这里是会所的附属楼。当初设计时,就考虑到活动的竞拍类,围着一楼中空舞台的,是成排的贵宾房。客人可以透过窗口审视台上的选手们。如果对哪位有意,则需用房间的按键器进行竞价。而非贵宾,只能在二楼的座椅位置竞价。

    乔凌搂着一个美女,慵懒地靠在沙发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