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惠橙闭眼时,听觉的感官更为敏锐。她聆听着车子的声音,心里的恐惧无限加剧。

    她的这辈子,过得很糟糕。虽然她曾经觉得死了就一了百了,但是她又想,如果继续活下去,说不定日子就好了呢。她就是抱着这一线希望,苟且至今。

    而且,她怕死,她也不想死。

    许惠橙在这念头晃过后,倏地睁开眼,随即又被车灯刺到眼睛。

    钟定的车远灯一直在闪,刮雨器一下一下划动。

    她也没空去猜测为什么不下雨,他却要刮雨。这一刻强烈的求生意识让她的勇气爆棚,她命令自己快跑开,不能再拖延了。

    她紧-紧-咬着牙,腿脚在颤-抖,转过身子就要往旁边跑。

    这动作引来的,是钟定加大的油门。

    她真的是被吓到了,才迈开步子,就被自己绊了一个趔趄,跌在了路上。

    在终点处监督的某人,看到许惠橙的动作,皱了眉头。基本上,可以判这一对出局了。

    许惠橙几乎是四肢带爬,从她兴起念头到滚了出去,不到十秒。

    钟定的车一路奔去,车轮压过方才她所站立的区域。

    她惨白着脸,回头望了望,有种劫后余生的虚脱。然后她软趴趴地半伏在地上,浑身都是冷汗。她深呼吸,再深呼吸,好像是要以此来确认自己真的还活着。

    她慢慢动了动,小腿以下又冷又僵,迟钝得很。狼狈爬了起来后,她抬头望望周围,之前停滞片刻的思维重新归位。

    她远远见到,钟定的车掉了个头,又回来了。

    许惠橙害怕得盯着他的车朝她驶来,却不知如何再逃开。或者说,在此时,她已经想到自己刚才举动所带来的后果,可能是更为严厉的惩罚。

    在把她吓得惊魂后,钟定倒是刹了车。车子停在她侧旁不到两米的位置,然后他下车朝她走来。

    许惠橙不敢看他的表情,她低着头,退了几步。

    “现在知道怕了?”钟定音调轻轻的,“刚刚不是很有勇气么,敢跑?”

    她不吭声,缩着肩膀,一退再退。

    他越来越逼近,直到她无路可退,他扣起她的肩膀,把她拢在山壁和他之间,低头在她耳边说着,“小茶花,来,跟我说说,刚才你是为什么变得这么勇敢的?”

    她偏头躲着他,忍不住哀求,“钟先生,我错了……”

    “我当然知道你错了。”他将她侧边的头发拨了下,动作柔而慢,“我之前怎么说的?我们赢了,我就给你一门好生意。”

    她的眼泪都被他吓出来了。

    “在场的任何一个男人,你陪哪个都收益颇丰。是不是?”钟定呼出的气全喷在她的耳边,见她不回答,声音冷下来,“是不是?”

    她点着头,泪水滑下来。

    他用指关节刮了下她的泪痕,“可是你偏偏不听话。你说我还怎么给你介绍大金主?”

    “钟先生,我错了……”许惠橙喃喃着求他。“我错了……”其实她哪里错了?她只是不想死而已。

    “知错了?”他在她的脸颊磨了磨。

    “我知错了……”

    “善莫大焉。”他忽然表情一松,笑得诡异,“小茶花,那么我就当你输了?”

    她茫然,一时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既然是你的错,那我所有的损失都应该算在你的头上,不是么?”他说完就放开她,找到了替罪羊,明显他的心情好转。

    钟定弯起的笑眼,在许惠橙看来简直是一把镰刀,将她的生活希望都割破。

    “钟先生……”她慌张扯住他的外套,见他冷眼扫过她的手,她又识相缩回来,“钟先生,我……没有钱……求你……”

    他话题一转,“你卖了几年?”

    她顿时哽住,过了数秒才答,“四……年……”

    “那都成烂布了。”钟定笑了,“没钱就继续卖。”

    “钟先生……”

    “你叫钟后生都没用。小茶花,我的耐性不好,不是什么时候都这么好说话的。”

    许惠橙心中弥漫着深沉的绝望,她哭着求他,“钟先生,对不起……我知错了,我以后一定听话的。求你……”

    “以后?”他低眸看向她的惨容,笑得更深,“那可好玩了。”

    她泪眼模糊,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