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惠橙因为呛酒的关系,喉咙里不舒服,所以能不开口就不开口。

    她自从听了他那关于赌局的奖赏后,思绪就有些恍惚。

    乔凌二十万包了她三天,她差点溺毙。钟定没有明说赌局的具体内容是什么,可是她觉得,应该不会比上次好受。她期待着更高的报酬,但不足胆量和钟定讨价还价。

    钟定没有在包厢坐太久,半小时后就领许惠橙出去。

    妈咪堆着满脸的笑容,恭送他们。

    许惠橙今天也算是有预见,底下穿了保暖打底裤,虽然还是觉得冷,但比起跟乔凌那天已经好太多。

    钟定晚上是自己开车过来的。他走到车子前,瞄了许惠橙一下,然后再望了眼只有两个座位的跑车,命令道,“你自己打车。”

    言下之意非常明显,他嫌弃她。

    她愣愣看了他一眼,不意外窥到他的鄙夷。她又低头,应了一声好。

    会所门前停驻了几辆出租车。她随手招了一辆,和司机指了指钟定那边,“跟着前面那辆车。”

    司机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简直不可思议,“aena?”

    许惠橙不懂那英文,补充解释道,“就那辆白色的跑车。”

    “收到。”司机的语气中透着隐隐的兴奋。

    司机是情绪很高涨,但是他的这辆破车怎么也不可能追得过跑车。不一会儿,就已经寻不到钟定了。

    司机讪讪道,“小姐,你给我说个地址吧,我送你过去。”

    许惠橙以为钟定既然让她跟车,应该会放慢速度等等这部出租车。她没有他的联系方式,更不知终点是哪里。

    现在的状况,是不是代表她不需要去他那边了?

    思及此,她有些窃喜。

    不过她也不敢擅自回家。

    她见出租车走到了食街的附近,便让司机开去食街。

    她还是十天前来过这里。

    下车后,她的目光穿过熙熙攘攘的街道,远远望向乔延当初站立的路灯处。

    那里只有路人的来去。

    许惠橙闭了闭眼,记忆中的他立在那里,温润如玉。只是那容貌,和钟定极为相似。她很希望能再见见乔延。她想验证是自己的脸盲症严重了,还是他们真的相像。

    她站在路口,回想和乔延并肩走过的感觉,很安心,很温暖。想起他,她会觉得生活还是有希望的。

    手机的铃声打断了她美好的幻想。

    她掏出后,见到是妈咪的来电,心情已经低落了下去。

    妈咪在那头急得不行,劈头就问:“山茶?你在哪?钟先生打电话到会所来要人了!”

    “我……在半路,他跑得太快,没跟上。”许惠橙解释道。

    “还不马上过去。钟先生说他在一熙路口等你。别耽搁了,赶紧的。”

    “好的。”

    “山茶,给我好好伺候钟先生,不许怠慢。这人物,你可得罪不起。”妈咪的语气郑重而严肃。

    “是。”许惠橙这句很涩。

    她挂了电话立即拦了车直奔一熙路。

    坐上车后,司机正好要掉头,她又经过食街的路口。

    她回望那里的霓虹灯火。

    也许她以后都不会再遇见乔延了。毕竟在茫茫人海中,再碰面的几率太低太低了。

    ----

    许惠橙到达一熙路后,一眼就看到了钟定那辆招风的跑车。

    她下了的士,缓缓走向那边。

    钟定从后视镜见到她的身影,就那么坐在车里看着。

    她走近后,轻声道,“钟先生,我来了。”

    他讽嘲一笑,“我还以为你那么够胆,逃跑了。”

    “不会。”她说话都不敢大声。

    “不会就好。”他又换回那种温和的语调了,“小茶花,乖乖听话。明天的太阳你还能见到的。”

    她点点头。

    “等乔凌的车来了,你就跟他走。我们,终点站再见。”

    她听从他的安排。想来他们有别的地点活动,而钟定不愿她坐他的车。

    乔凌倒是很快到了,他没有保持座驾干净的嗜好,所以他搭了许惠橙。走出一段路程,他才说,“真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