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山夜行 第47章:以洛为姓(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去理解这四个字,以洛为姓,这让我很容易把这四个字联想到自己身上,毕竟我也姓洛。

    此刻间心中不免产生一团困惑,难道古书上记载的这个洛姓和我有关系?又或者说我就是这个以洛为姓的后人。那我不成了佐洛举的后人吗?妈的,越想越觉得离谱。但是细想之下,又有一点蹊跷,难道把我引到这里来的人就是想让我看到这个?还是他知道我和佐洛举有什么关系?难不成他引我来这里是为了做好人好事,是想帮我认祖归宗?

    我不由自主地摇了摇头,觉得不该这么去想,如果我真是佐洛举的后人,我的祖上有这么一位牛逼的人物,那我老爹还不得给我讲八百遍关于他的故事,至少在我老爹那里凡是光宗耀祖的事,他都会给我讲个几百遍。

    可事实是从小长大,我老爹一句都没提过祖上有帝王之人,就连佐洛举这个名字,我也是到了这里,看到这本古书才知道的。所以我觉得自己和古书中记载的洛姓应该毫无关系,也许只是一种巧合而已。

    把古书合上,我内心里思绪万千,越是不想去想的就越会去想,我本不想和古书中的洛姓扯上关系,可就是控制不住内心中的好奇,总是会把自己和古书中的洛姓联系在一起。

    这种毫无头绪的思考是最让人烦躁的事情,因为无论你怎么去理解,那都只代表是一种想法,并不意味着就是事实。几分钟过后,为了强迫自己不要在胡思乱想,我不得不再翻找其他古书来看。当然我也希望能在其他古书中发现更多的信息。

    在翻找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是事情,很多古书上的文字竟然都是象形文字。起初我并没有在意,但是很快我就发现,这些象形文字是被人抄写在这些古书上的,而且就是从其他棺材里的竹简上抄来的。

    虽然我对于象形文字来说就是一个睁眼瞎,但是这并不影响我的判断力。其实要判断这件事非常简单,只要拿竹简上的象形文字和古书中的象形文字做个对比,就不难发现,这是同一种文字。

    鉴于古书中出现的象形文字,让我对这里又有了一个新的推测,我想这里曾经应该发生过这样一幕。

    曾经有人在这座古墓里,把所有竹简上的文字都抄写到纸质的书籍中,虽然我不知道这些象形文字中有什么秘密,但我想这里面记述的东西一定是有价值的,不然不会有人大费周章的去抄写这些文字。

    有时候有些事情越是搞不懂就越想去研究,这可能是人类与生俱来的一个特点。

    我把棺材里的所有古书籍都翻了出来,并且仔细地归纳了一下,所有象形文字的书籍都放在了一起,然后把所有我能看懂的又都另放到了一旁。全整理好后,眼前的古书籍变得明朗起来,百分之七十是我看不懂的,也就是那些象形文字,只剩下百分之三十我能看懂。

    我翻看了几本能看懂的,发现里面的内容几乎都差不多,都是一条条的记录。这些古书籍中除了那本记述佐洛举的,其余都是账本,记录的内容都是各种东西和数量,并没有其他的内容。不过我发现这些账本并非出自一人之手,至少有五个人的笔迹。

    看来这座古墓曾经到访过一个庞大的盗墓组织,而且这个盗墓组织把这座古墓里所有的东西都很细致的记录了一遍。像这么细致的记录我还是第一次见,恐怕就连当今的考古队也未必做的如此详细。

    手电光变得有些暗淡了,这时我才意识到不能总开着手电,虽然我还有备用电池,但是按照这么看下去,再多的电池也未必够用。我用一些棺板的破碎木块和几个已经残破不堪的竹简生了一堆火,然后把手电收了起来。

    火光虽然不及手电光强,但借着火光看东西还是可以的。我接着翻看账本,账本里呈现的记录太多,以至于我看了两个来小时也没有全部看完。不过我不得不佩服那些古代盗墓界的前辈们,他们的这种记录方式让我瞠目结舌,难以想象会有人盗墓盗的如此细致,甚至我都开始怀疑记录这些的到底是不是盗墓贼,他们该不会是想要把这里的所有东西都复制一遍吧。

    让我产生这种想法的原因是,他们在账本里清晰的记录了所有古墓内物品的大小体积和重量,如果只是记录金银器具,那我还能理解,可是账本里的记录就连石雕方相氏的重量和长高宽都详细的写了下来。而且更让我不解的是,那些陶罐的大小以及每个陶罐上不同的纹路都有详细的记录。这些很不起眼的东西都记录的这么详细,可想而知账本中记录的珍贵物品该有多么的细致。

    一连翻看了二十几个账本,我却始终没有看到关于墓主棺椁的记录,这让我感觉很是奇怪。按理说在古墓中最重要的无非就是墓主的棺椁,因为那里的陪葬品将最为珍贵,可是这些账本中却没有一条是关于墓主棺椁的。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